河北新闻网| 河北| 雁阵 汽车频道| 健康频道| 教育频道| 鉴藏频道| 旅游频道| 财经频道
首页 > 论坛 > 正文

十年磨一剑 百年铸匠心

2018-11-26 20:01:48  来源:郭云民        字号:    
简介:天气渐寒,石家庄巳进入冬季。11月10日上午,在这个被称为110的日子里,新华区某居民区的一处平房里,却不时传出霍霍的磨刀声。今天我们采访的对相,就是这座房屋的主人,一位从事...

 

  天气渐寒,石家庄巳进入冬季。11月10日上午,在这个被称为110的日子里,新华区某居民区的一处平房里,却不时传出霍霍的磨刀声。今天我们采访的对相,就是这座房屋的主人,一位从事鲜为人知冷门行业的神秘人物。他叫闫民,今年63岁,因致力于古兵器的研磨修复工作,被圈内人称为"刀剑磨术师"。

  一块磨刀石,一缸清水,锈迹斑斑的古刀剑,在他的手里就会魔术般的重焕新生、再现当年的刃如秋霜。没有丰厚的收入,除了吃饭睡觉,基本就是工作。他修复过先秦到明清及世界各地的各种古刀剑500多把,其中包括战国王候佩剑,唐代直刀,清代缠枝龙配刀等,每年都会有很多收藏爱好者、全国各地的博物馆、文物单位慕名前来咨询和进行文物修复。30多年来,他用心修复的古刀剑从没有返工过,满意度为百分之百。

传承发展古兵器修复研磨技艺

  在中国古代历史上,由于朝代更迭、战乱等原因,古兵器曾饱受摧残,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古兵文化毁之甚巨,古兵文化的传承与研究出现断层。自汉代以后,古刀剑大多是以钢铁锻制而成,随着时代变迁,古刀剑会被氧化、锈蚀,甚至碎成铁渣、粉末,直到消失。每一把古刀或古剑的制作都是一段历史,一旦消失,就意味着一段历史的消亡,而这种消亡很可能是不可逆的。

  闫民所做的工作就是古兵器修复,也就是更有力的保护,防止它继续损蚀生锈,研究古代是如何淬火锻造的,再现古代精良的锻造技术。修复古刀剑的技艺是一门绝活儿,目前有此项专长的人极为稀少。闫民是此项技艺的第三代传人,其祖父是河北邯郸大名县人,自幼喜爱刀剑棍棒,13岁就跟当地一位姓张的师傅学习打铁、制作刀剑技术,17岁出徒设立铁匠铺,善于修复残破兵器刀剑,在当地小有名气。20世纪20年代,因大名水患,祖父迁居至石家庄大桥街,以打铁、磨刀、制作刀具为生,并将兵刃研磨等项技艺传给他父亲,后又在他手上得到继承和发扬。


  上世纪70年代,闫民在工厂上班,先后做过车工和钳工,加上他特别喜欢自已动手做点手工,练就了一双巧手,家里坐的凳子、鱼缸及小孩玩具都是出自他的手。做手工用的各种工具,包括木工、钳工,甚至裁缝用具也都是他自己制做的,外面是买不到的。这就使得他在修复古刀剑的制作环节上比较得手应心。

  由于受家庭影响,闫民从小就痴迷古刀剑,平时一有时间,他就和几位志趣相投的朋友到各个古玩市场"陶宝',发现古刀剑,不惜花大价钱买回来。为了收藏古刀剑,闫民曾不顾家人的反对,把家里的一套房子卖了。三十多年来他把所有的积蓄,都花费在古刀剑的收藏上,至今他已经收藏了从先秦到明清的刀剑300余把。每收到一把古刀剑后,他会仔细观察形态外貌,首先确定真假,并查阅资料,辨认它的锻造年代,然后对它的尺寸、重量、损蚀程度逐一做好登计,为制定修复方案做好原始计录。有时他半夜睡不着觉,还起来取出古刀剑把玩一番,他说:"每把古刀剑都是有生命的,它们身上也是有毛孔的,每一毫米都要认真观察,体会它的呼吸,就像与古人对话。"


  改革开放以后,闫民辞去工作,下海经商。那时候,他修复过几把古刀剑,感觉还不错,遂抱着学习的心态去拜访一位著名收藏家。没想到这位收藏家却没将他放在眼里,拿眼一斜说:"在中国,就没有会研磨古刀剑的人!"这番话如掷向湖心的一块石头,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抹去的痕迹,于是他毅然放弃经商,开启了不计时间、不计成本的古兵器修复之路,全身心投入到古刀剑的研磨修复当中。开始妻子怪他"不务正业",很多人也并不看好,但他未改初心,一直坚守。久而久之,闫民独创的一套古刀剑研磨术,和经他修复如新的一把把古刀剑面世,逐渐在收藏界名声鹊起。渐渐地,妻子对他的"不务正业"也由默认到支持了。

让古刀剑重现往日锋芒

  古兵器独有的刃体研磨修复技艺,在古时被称为"削厉",也就是我们说的研磨术,由于它不仅需要掌握历史上不同时期兵刃的形制特点,以及不同年代兵刃制作的技法知识,还要拥有在研磨修复方面的超高技巧,因此目前这项技艺己频临失传。

  为专心致力于古兵器的研磨修复工作,20世纪90年代,闫民成立了"涤心斋古董兵器研究修复工作室"。为什么工作室起这个名子,闫民在日记里这样写道:"世人闻吾每于居内磨刀以砺,多错愕之。非磨刀也,乃涤心也!"闫民研磨修复的都是古代具有历史价值的兵器,所以首先要对每一件兵刃有充分的分析和了解,包括它的器形、年代、制作方式方法、地域、使用方法等等,然后再针对其锈损的程度,制定出适当的修复方案。修复方案往往推敲多次,有了绝对把握后才开始动手,因为在修复过程中,磨掉了就不会再找回来,这无疑是对修复师高超技艺的考量。所以修复古刀剑除了具备高超的研磨技艺,对历史、考古、化学、美学及金属工艺等知识都要掌握。闫民不仅继承了祖上的传统手艺,还进一步挖掘探索,对精细研磨工序加以改进,利用更加细腻的天然磨石,切割成一两厘米的石片,反复推磨刃身,使研磨细腻度从以前的三四千目,增加到了一万目。然后进行油研,就是用专用的矿物油和各种金属或矿物粉末,调和成一定比例的油状混合物,用棉花蘸着对兵器进行推磨,以达到兵器刃身能发出钢铁的青黑光泽。对油研听需的矿物材料数量有着非常精确的要求,通常,根据刀剑研磨的程度,需用天平对矿物材料做相应配比,以利于还原出原始的刃身锻造文理效果。对精细研磨好的古刀剑,表面可当镜子照。闫民在整个研磨过程中,从未戴过手套,他说:"研磨要用手触摸,用心体会,磨到不同部位,会有不同的响声,不同感觉,只有用手指零距离感受刃身,才会感触到它们的呼吸。"在工作中,他流过汗,流过泪,也流过血。流汗是经常的,有时面对残蚀的古兵器,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修复方案,急得直流眼泪。到研磨后期,随着古刀剑越来越锋利,被划伤流血也是常事。
  据闫民介绍,根据每把古刀剑破损、锈蚀程度不同,修复用时少则一两个月,多则半年,甚至更长时间。一把古刀剑,除研磨外,还要进行其它修复工作,如有的刀剑没有鞘,要依照其器形结构重新制作鞘,然后根据年代特点,配制相应的装饰,编织柄绳,上漆等。如果兵刃上有缺口,还要用更复杂的工艺修补。每一道工序要做到精益求精,一点马虎不得。

残生了无悔 情定刀剑魂

  修复古刀剑是个寂寞的工作,闫民的生活也比较单调,没有风花雪月的闲情,没有花天酒地的奢华,有时为了修复一把古刀剑,他会连续几个月把自已关在工作室里,陪伴他的只有各色磨石和渐渐放出光芒的刀剑。闫民从刀架上捧起一把刚修复好的战刀说:"刀的主人是国民革命时期爱国将领刘云峰将军。刚拿到刀时,刀柄破败不堪,刀鞘生锈断裂,整把刀坏得不成样子了。"为了还原宝刀风采,闫民从书市掏来许多书籍进行参考。修复刀柄需0.4毫米的铜丝,他就找专人把粗铜丝一点点拔细;由于刀鞘损坏过度,无法像其它刀一样电镀上漆,他突发奇想,就用汽车专用金属漆。从上世纪90年代初买入此刀,到完成全部修复,断断续续用了近20年时间,闫民笑称,这也算得上是跨世纪修复。闫民如同他修复的古刀剑一样,经过锲而不舍的潜心钻研和岁月的漫长磨砺,凭着自已独创的古刀剑研磨技术,在收藏界独树一帜,被业内人士称为"古兵神医"。近年来,全国乃至世界各地,如法国、俄罗斯、日本、韩国的刀剑爱好者都慕名而来,向他请教、切磋研磨技艺。他先后与"中国古兵器博物馆"、"河南嵩山少林寺古兵器博物馆"、"商丘抗战纪念博物馆"建立古兵器修复、鉴定合作关系,并被聘为古兵器研磨修复鉴定师。2008年,他的汉代环首钢刀,以及其它多件修复作品,参选中国首届古兵器展览,引发轰动。2011年和2013年,做为特邀嘉宾,参加第六届、第八届"中国龙泉青瓷宝剑节",其研磨作品"玉装汉剑"等获得大会金奖。2014年5月,他代表"山西省古代刀剑文化艺术保护协会"出访日本,成为中国首位东渡日本,与"日本美术刀剑保存协会"进行文化交流的专业人士。2017年11月,受欧洲古董兵器研究会邀请,赴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进行收藏、保护、修复技术交流。今年7月,他被授于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称号。他现在还担任中国刀剑艺术研究活动中心顾问、中国古代冷兵器研究会学术顾问。以及河北传媒学院、石家庄理工学院客座教授。虽然社会活动比较多,但他还是把大部分时间用于自已热爱的古刀剑修复工作。同时,他根据自已研磨修复古刀剑几十年的经验体会,完成了<<清中期官刀修复>>、<<明代剃刀研磨修复日记>>、<<汉代环首刀的研磨修复研究>>、<<日本古法白鞘制作>>等专著。闫民说:"对于匠人来说,最重要的是建立好自巳的好名声,这里的名声不是炒作吹棒、沽名沟誉,而是每一次研磨修复,都要做到至善至美。"


  让闫民倍感欣慰的是,在电视台从业十年的儿子闫鹏,2014年下决心辞职,回家接班,传承这门独门绝技。儿子和他一样,痴迷千古刀剑,父子俩一起与时间赛跑,尽量多的修复越来越少的古刀剑,让一把把古刀剑在历史沉淀中再现往日的风采。
  在闫民的涤心斋工作室里,悬挂着一幅魏碑书法卷轴,最后一句"残生了无愧,情定刀剑魂”道出了闫氏父子的心声。在涤心斋工作室的刀架上,摆放着他们修复好的数把古刀剑,刀身光亮平滑,刀刃磨纹细腻,华美的团打纹、流水纹让人叹为观止。或许人就像刀剑一样,每个人都有着与众不同的纹理,岁月茌苒,唯有这片执著的匠心,保持着自身的纹理依然平亮如初。

 

更多原创房产资讯和优质楼盘信息,请关注买房网官方微信。(微信号:maifangwang)